XxxxxG

【大薛】晚安啦

·甜哒

回家开门的时候,薛之谦累得拿钥匙的力气都没有了,想着就搁这儿坐着等张伟回来把自己扛进去的可能性有多大。

几乎是贴着门框进的屋,一低头就看见那双大张伟喜欢的不行自己为此甚至还跟人醋过的蹿着小火焰的鞋。

回来了?薛之谦挺惊喜,蹬了鞋就朝屋里喊“张伟!张伟!!”尾音儿都是上扬的,结果没人回,屋里溜了一圈才发现这人不在家。

得,这孙子换鞋了。

翻了个白眼把自己摔进沙发里,拱了拱找个舒服地儿窝着,莫名一股火就上来了。

但是薛之谦才不是因为没见着张伟生气呢,就只纯粹是因为车上那两把俄罗斯方块没超过张伟的最高分,对,才不是因为没见着张伟。

晃悠着两条腿搭在茶几上,跟张伟学的。

一开始薛之谦还批评张伟,说你那脚边就是吃的,埋汰不埋汰。当时张伟被他不太正宗的东北口音给逗笑了,边挂着满脸讨好的笑边说不能不能,我这脚可是草莓味儿的,这可就是您不懂生活了。然后把桌上的吃的一样一样扔进底下的柜子里,把人搂过来坐沙发上,握着人脚踝就给放桌子上了。

刚想骂人的薛之谦觉得,哎?还真挺舒服的。一巴掌拍张伟背上,翘着兰花指指示人把手机给自己拿来,张伟笑的满脸褶子,应了声得嘞,就趿拉着拖鞋去拿手机,然后回来继续搂着人刷微博。

盯着脚尖觉得没意思,都怪张伟。自己怎么又想到张伟了,撇了撇嘴开始算俩人多少天没见了,然后又开始算一共多少个小时。

算到一半薛之谦才反应过来,给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呸!我男朋友,我乐意。

最近因为发型头发留得长了点,现在洗去了发胶头发就软软的趴下来,盖过眼皮垂在睫毛上。有点痒,薛之谦懒得抬手弄,干脆头往后一仰正好靠在那个草莓抱枕上,垂在额前的头发就划到两鬓,我可太聪明了!薛之谦那一刻觉得自己这智商给张伟都白瞎了。

风推开客厅虚掩着的窗户,溜到旁边揉过他从裤管露出的一截白皙的小腿,六月的风温柔的不像话,薛之谦舒服的有点发困,睡着之前还没忘给张伟发微信。

-大张伟我饿了
-我要吃咖喱鸡
-还有旺旺碎冰冰
-要葡萄味的
-爱你爱你爱你

发完就盯着手机屏幕看人回了没有,直到那俩大双眼皮越来越沉。

等张伟看见信息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那时候张伟刚出录音棚大门,管刘迎要手机才瞧见,第一反应就是瞅着那三个虚伪中透露着真诚的爱你笑出一脸褶子。第二个反应就是卧槽现在十一点多还有地儿卖咖喱鸡吗?

皱着眉抬起头,为了不让困出来的双眼皮挡住自己心灵思考的小窗口尽量把眼睛睁大,望进前面除了那只溜着人的哈士奇以外没边儿的黑。

正思考着呢,刘迎取完车回来让他上车。一瞅见刘迎张伟突然间茅塞顿开,一下就宽了心,大爷遛弯儿似的溜达到刘迎车窗那,提出了不要脸的要求。

“迎儿姐,您看这谦谦要吃咖喱鸡跟旺旺碎冰冰,您看这样,碎冰冰包我身上了!不不不用跟我抢啊不用跟我抢!您就把内咖喱鸡弄出来就行。”张伟边说边把手机往他迎姐面前怼。

那理由也给的是相当充分,“不是,您看啊,这信息薛下午就给我发过来了,但是我没看见,为,为什么没看见呢?因为你把我手机收走了对吧,你说我要是当时就看见了,这东西肯定早就安排好了不是,所以您要不收我手机是不是就没这码事了,您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您就受受累,嘿嘿嘿嘿。”

刘迎瞪了一眼笑的跟个王八羔子似的张伟,妈卖批写了一脸张伟愣是给两个小窗口喷了油漆装看不着。约摸着刘迎可能是要骂人了,赶紧脚底抹油开溜,边往后退还边墨迹“我那个上旁边儿小卖店买那个那个冰冰去了啊,您也赶紧的吧,姆们家里薛老师可能还等着我呢,”眼瞅着刘迎脸色越来越黑,张伟也没敢太嘚瑟,“我我我我可搁这儿等您好消息了啊!”

刘迎恨不得喷他一脸尾气,听着张伟还在后面喊“别要辣的啊!”默念三遍杀人犯法,才平了心里要拿刀的想法。

最后到底还是买着了,因为正巧有家老板家里有事就晚走了会儿,这才让人家又给做了份。

回去接张伟的时候离老远就看见有个绿毛拎着个粉塑料袋溜直站那,头还一点一点的。睡着了??卧槽站着都能睡?你大爷就是你大爷。

刘迎给他送回去的时候张伟还没忘道声谢,而他迎迎姐表示麻溜带着东西下车我很困。

张伟站在家门口,不太确定薛之谦睡没睡,就尽量放轻开门的动作,一进门就感觉这家里怎么比外边还黑,以为人是进屋睡去了,直接干脆利索的开了灯,然后才发现在沙发上窝着的薛之谦。

薛之谦觉轻,张伟开门的时候就醒了,但是没睁眼睛,没想到这傻逼玩意儿开灯,刚才是不想睁眼睛现在是想不想都睁不开。

张伟看见薛之谦皱着眉猜着可能是晃着眼睛了,慌慌张张又想关灯。到底还是没关,踩着拖鞋滑行向前,到旁边把手放人眼睛上挡着光。薛之谦觉得算你有点良心,准备起来撒个娇,身上用了用劲,发现哎?起不来?头往后仰的时间太长了,现在脖子酸疼酸疼的,委委屈屈地开口:“脖子疼...”带着刚睡醒的奶音儿,哼,不起来也能撒娇。

张伟听见了之后眉眼跟声音都染上忍不住的笑意“您这么撅着不疼才怪呢。”,抬手搂着人后脖子带着他坐起来,然后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搭在后颈一下一下给人捏着。薛之谦被捏的舒服,干脆转过头把脸埋在张伟肚子上,胳膊也环上腰。

捏了会儿张伟才想起来问人吃没吃饭,饿不饿,买了咖喱鸡。像是怕吓着刚睡醒的人,温柔的跟哄小孩似的,薛之谦从喉咙挤出来个嗯,张伟没听清,又问了一遍,这回得到的回应就是薛之谦重重地在自己肚子上磕了俩头。不疼,但是软软的发丝隔着衣服弄的他心里也痒痒的,揉了揉人头顶,然后抬着那人的脑袋,轻着劲用手给人把头发往后捋,问他说现在吃呗。

薛之谦这才睁开眼睛,眼里带着刚睡醒的清亮,像是装着揉碎的星星,真好看,张伟想。没忍住在人无意识嘟起的嘴上啵了个带响的,又想起来什么,说那个什么冰冰就明天再吃吧,现在太晚了,吃了铁定肚子疼。

看着他又蹙起眉,赶紧伸手在人脑后顺毛似的揉了揉,然后放在人后颈上,薛之谦这才不情不愿地说了声好吧。垂着眼角的小可怜样惹的张伟又占了点便宜才要去洗澡。顺手给人在头顶扎了个冲天揪,张伟特别喜欢薛之谦这么扎,觉得简直可爱死了,薛之谦总有一种不符年龄的可爱。还没忘把咖喱鸡给人打开,顺手又把筷子包装给拆了。

等洗完澡出来发现薛之谦还没吃完,也没过去,就搭着浴巾靠在门口看着人埋头认真吃饭,从张伟这个角度刚好看见他小口小口的往嘴里送着饭,一动一动的腮帮子鼓溜溜的,还真像小松鼠。

头一动就带着刚才给人在头顶扎的小揪揪一晃一晃的,晃得张伟心里那小鹿崽儿也跟着晃,觉得要是天天都能看见这人,大概干什么也都不会觉得累了。

到也真是这么回事,之前俩人好几个月都见不着的时候,张伟吃什么都觉得不好吃,看什么都不太顺眼,连助理买来的炸鸡也就吃了几口就没什么食欲了。那时候满脑子都是薛之谦,以至于录节目的时候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已经cue完那人了。

后来还是因为录节目才见着,拉着人在休息室啃了十来分钟,要不是马上开录再加上张鸣鸣跟刘迎极力劝止,俩人可能就在休息室直接来一炮。

薛之谦这刚吃完,一抬头就看见张伟看着自己笑的一脸猥琐,扔了饭盒朝张伟那走,抬脚踢了他一下说“大哥你怎么笑的那么恶心呢。”张伟就继续保持着脸上的笑看着薛之谦“我这不想您呢吗,想跟您做爱做的事儿。”薛之谦笑了,又踹了张伟一脚“滚蛋,我要洗澡了。”

薛之谦忘了拿睡衣,扯着嗓子让张伟给他送来,张伟在床上应了声,艰难的起身,挪到浴室看见薛之谦刷牙呢,一拍大腿“卧槽!薛之谦我忘刷牙了。”配上那便秘的表情给薛之谦乐的不行,忘了嘴里还含着牙膏沫,“沃去你不怕呛着啊。”张伟说的晚了点,猝不及防就给呛着了,过去给薛之谦拍着背,看人咳得脸都红了,就有点着急了,“我去你你你看这憋的,哎哎哎那个啥,你喘喘气儿。”

好容易不咳了,漱了嘴一抬头看见张伟担心的表情,跟刚才那便秘表情一样一样的,又要笑,张伟赶紧给人拦下来,再咳不得给自己吓死。

薛之谦去喝了两口水,要去问张伟。张伟刷着牙,瞅见薛之谦,撅着嘴要给他个飞吻,也是忘了自己一嘴沫,一个不小心飞出来个泡,薛之谦在旁边笑的开心,张伟也乐,边刷边乐,后槽牙都出来了。

闹完了都半夜了,薛之谦下午补了觉不怎么困,张伟有点累了。俩人窝床上,薛之谦刷着微博,张伟搂着薛之谦,突然想起来刚才要问张伟话来的,都怪他打岔。

放下手机盯着墙上贴的他俩的海报,“哎我刚才吃牙膏会不会得什么病啊。”问完转头看着张伟,旁边的人也不知道过没过脑子,迷迷糊糊地说:“不能,姆们薛老师长生不老。”然后跟小狗似的头拱了拱薛之谦的肩膀,要睡觉。薛之谦被他蹭的痒,把手机关了放床头柜上,顺便伸手关了灯。

侧过身子捧起旁边那个大脑袋在脑门亲了一口,钻进他怀里,感觉身上的胳膊抱的紧了紧。

晚安啦,
大脑袋。

【大薛】

·甜



01
这个月薛之谦跟大张伟俩人见面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数得出来,还是不用管别人借手的那种。就是因为俩人都太忙了,忙到就算我在中原路西四环你在东四环都没时间碰一下。
对于这个俩人怨念是极深的,盼着盼着,终于盼来了俩人一起的行程。张伟踩好点,一录完天天就火急火燎地拽着刘迎去找薛之谦,为的就是能早点看到自己家男朋友。
在张伟第三次想下车去等薛之谦被刘迎薅回来的时候,薛之谦终于出来了,然后在张鸣鸣的帮助下找对车就丢下他鸣鸣姐一路小跑过来。
张伟从薛之谦往这边跑就开始抻着脖子盯着人,嘴里还吵吵着“哎,你看你看,出出出来了出来了。”
刘迎看了眼那位大爷“是是是,看见了看见了,我又不瞎。”
张伟明显没想搭茬,他现在一心就想着薛之谦。看着薛之谦往这边跑,张伟心里开始犯嘀咕“怎么又瘦了,之前自己给人脸上养出来的肉又没了,得赶紧养回来,不过姆们薛真好看,再胖点更好看……”
薛之谦一上车就扑张伟身上了,搂着张伟脖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说“张伟哥,张伟哥我好想你……”听的张伟心里软的不像话,伸手搂住薛之谦的腰,“我也想您啊,没一天不想的。”
俩人抱了一会,张鸣鸣才刚上车,“薛老师你这会有青春有活力了是吧,这跑的,有人要踩你尾巴是怎么着。”
张鸣鸣没见自家老板怼回来,正纳闷,这会不是应该仗着自己有男朋友给自己来段对口相声吗,一回头见俩人在那腻歪,根本没功夫搭理自己,跟刘迎交换一个习惯成自然的眼神,低头系好安全带。
俩人在后座聊的开心,互相心疼对方瘦了,互相说自己看见谁谁谁特有意思,再互相调侃。确实是太想了,以至于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想离开对方的脸,明明特宽松俩座俩人就非得挤在一起。
02
录节目之前刘迎跟张鸣鸣俩人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俩收敛一点,录完有的是时间,张伟和薛之谦不是特别走心地敷衍着“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哎呦喂你们俩累不累啊。”
03
其实张伟和薛之谦都挺累了,通告一直是连轴转,但是这回俩人好不容易见面又一起录节目,玩的都特嗨。
录完下来俩人也都蔫了,坐车回去的时候眼皮都直打架,很默契的都没说话。他们之间已经过了试探的阶段,谁也不用因为怕尴尬而硬撑着聊。他们都太懂对方了,我爱你这种话也不用总挂在嘴边,就算俩人都不说,互相心里也明白,他们给对方的是十足十的信任和爱。
俩人虽然没说话,但是一直拉着手。
薛之谦特别喜欢跟张伟牵手,他也说不上什么原因,就是觉得特别心安。
张伟总牵着薛之谦的手,一个是因为薛之谦喜欢,再一个是因为薛之谦体寒,手总是冰凉冰凉的,这个时候张伟就会一边念叨着“您这手是放冰箱里镇过啊还是怎么的,能凉成这样您也是够厉害的……”然后一边把薛之谦的手捧在手里给他暖着,每次暖热了张伟都感觉特骄傲。
最后俩人还是没撑住,靠在一起睡着了 。
说起来薛之谦也觉着怪,自己睡觉费劲,少了耳塞眼罩安眠药就不行,哦对了,还有那套宝贝秋衣秋裤,但是只要有个大张伟,这些东西就都用不上了。
大张伟基本上不失眠,随便往哪一摊都能睡着,但是自从有了薛之谦,大张伟怕他睡不着就总抱着他睡,这一抱还不得了,不在一块的时候怀里少个人还真就睡不着了,有的时候俩人都不习惯,就在被窝里开视频,唠着唠着就睡着了。
所以说啊,他们俩在一块就四个字,戴斯特尼。